健康资讯

膳食纤维补充剂那么多,怎么选择?

分享:
更多
浏览:57
时间:2018/5/10 3:03:32

  膳食纤维补充剂是在膳食补充剂的基础上,更详细的补充一种维生素,膳食纤维是指人类植物性食物中的非消化成分,是大肠细菌发酵利用的主要基质。成人膳食纤维需要量是20~35g/天,大致相当于100~150g全谷物(粗粮)或者1.0~1.5Kg蔬菜水果薯类的含量[3,4]。保证膳食纤维足量摄取的最佳方案是平衡膳食,即食物多样、粗细搭配[5]。但是,在以白米精面为主食的现代饮食方式中,人们很难按照推荐标准吃到足够量的膳食纤维。据世界卫生组织等机构统计,发达地区人均膳食纤维摄入量大多小于15 g/天[3,6]。


  所以,一些人选择额外补充膳食纤维。对于糖尿病、高脂血症、脂肪肝及各类心脑血管疾病的患者,膳食纤维的补充尤其重要[7]。琳琅满目的膳食纤维制品大致可分可为3类:单一化学成分膳食纤维、单种植物膳食纤维和混合膳食纤维。
  图中层叠状顶层是小麸皮部分,膳食纤维的主要集中于此,精面加工时会将其大部磨掉;下部灰色部分是薄薄的细胞壁,也含少量膳食纤维;被灰细胞壁包裹的少量绿色块状物是蛋白质,大量黄色颗粒是淀粉。 

1.单一化学成分的膳食纤维补充剂
这类膳食纤维补充剂产品只含一种化学主成分,通过人工合成或植物原料提取制备,市售产品有纤维素、菊粉(果聚糖)、魔芋胶(葡甘聚糖)、瓜尔胶(聚甘露糖)、抗性淀粉(葡聚糖)、苹果果胶(聚半乳糖醛酸)、甘橘果胶(聚半乳糖醛酸)、木聚糖等(图2)。短期服用单一化学成分的膳食纤维补充剂具有明显的辅助通便、辅助降脂降糖等功效。但最近几年的研究发现,长期服用单一化学成分膳食纤维补充剂会诱发严重的肠道微生态失平衡,进而产生一系列副作用。产品纯度越高,危害越大。例如,长期服用高纯度果聚糖、果胶会引起肝肾损伤,表现为血清转氨酶升高、脂肪肝、肾肌酐清除率下、血清胱抑素上升、骨钙丢失等。因为每一种膳食纤维补充剂只能被某些类型的细菌利用,长期摄入单一膳食纤维补充剂势必造成某些细菌因“食物”丰富而过度繁殖的结果,从而在肠道菌群中占据优势地位,那些“缺粮”的细菌自然处于劣势地位而受到抑制,最后甚至从肠道中彻底消失。可见,长期服用单一化学成分的膳食纤维补充剂的危害亟待广而告之。

  此处显示的6种膳食纤维补充剂自上而下分别为木葡聚糖、葡聚糖、葡糖醛酸阿木聚糖、葡糖醛酸木聚糖、半乳甘露聚糖、半乳葡甘露聚糖(引自:Scheller HV, Ulvskov P. Hemicelluloses. Annu Rev Plant Biol. 2010;61:263-89. doi: 10.1146/annurev-arplant-042809-112315) 


2.单种植物膳食纤维补充剂

这类产品除了洋车前子壳粉等少数品种,大多来自粮油果汁生产加工过程中产生的残余部分,属于“废物利用”,常见的有麦麸、谷糠、玉米皮、大豆渣、花生渣、水果渣、蔬菜渣等等。单种植物膳食纤维补充剂的成分多样,长期使用也不会诱导明显的肠道微生态失衡,益生作用也是肯定的,特别是长期摄入较大剂量未经深加工的谷类麸皮制品类似于吃回粗粮,但效果远不及平衡膳食明显。根据平衡膳食原理,单种植物显然无法提供肠道菌群所需的各种膳食纤维补充剂。更为严重的是,为了满足食品加工和特定商品外观的特殊需要,这些油料渣及蔬果渣都要需进行水洗、醇洗、漂白等净化程序处理,水溶性膳食纤维补充剂大量丢失,最后所谓的“大豆膳食纤维补充剂”、“新鲜果蔬膳食纤维补充剂” 其实都是不溶于水的纤维素残渣而已,它们之间并无本质区别。可见, 单种植物膳食纤维补充剂也不宜久用。


3.混合膳食纤维补充剂 

1.乱象  混合膳食纤维补充剂,顾名思义,就是将不同化学构成的膳食纤维补充剂混合制成产品。目前,市面上的膳食纤维补充剂产品也多以此类主。因为膳食纤维补充剂构成的多样性是保持肠道微生态的多样性平衡的基础,所以混合膳食纤维补充剂理论上是要优于单一化学成分膳食纤维补充剂或单种植物膳食纤维补充剂。现在的问题是“乱混”导致“混乱”,好产品不多。各家厂家基于不同理解,配方五花八门,让消费者无所适从。有的将大小分子果聚糖(菊粉)混合,号称可以左右全肠道呵护,殊不知长期服用单一化学膳食纤维补充剂有害;有的将菊粉、抗性淀粉等几种可溶性膳食纤维补充剂混合,意图让肠道细菌高效利用,然而它们并非平衡膳食条件下的主要膳食纤维补充剂;有的强调可溶膳食纤维补充剂与不溶膳食纤维补充剂的混合,但是平衡膳食纤维补充剂的关键因素并非可溶与不可溶;有的干脆将各式谷物纤维及多种果蔬纤维每样都加一点,如此忽略主辅配制比例的大杂烩让该多的少了,该少的却多了。


2.平衡  在平衡膳食条件下,人类摄入的膳食纤维补充剂80%以上由纤维素、木聚糖构成。天然食物中的纤维素和木聚糖是结合在一起,木聚糖包裹在纤维素外面,不溶于水,肠道细菌必须先分解外层木聚糖后才能分解内层的纤维素,木聚糖利用率约50%,纤维素利用率小于1%(图3)。可见,肠道细菌真正的“主粮”是木聚糖[8]。 在平衡膳食条件下其余20%的膳食纤维补充剂大部分是果聚糖、葡甘聚糖、聚甘露糖、抗性淀粉、果胶等,此外,还有其它多种微量膳食纤维补充剂。这类膳食纤维补充剂基本溶于水,肠道细菌发酵利用充分。


3.选择   参照平衡膳食条件下的膳食纤维补充剂构成比例是判别混合膳食纤维补充剂产品优劣的主要依据。 简言之,以木聚糖或高含量木聚糖替代物为主成分(大于60%),辅助成分含有葡、果、甘露、半乳聚糖的配方较为合理。


麦麸、米糠、玉米皮本身就是全谷(粗粮)膳食纤维补充剂含量最丰富部分,不仅木聚糖含量高,其它膳食纤维补充剂成分也不低,所以,以谷物麸皮作为木聚糖替代物是不错的选择。需要提醒的是是补充总量较大方才有效,因为如上所述,麸皮中的纤维素和木聚糖牢固结合在一起,不溶于水,利用率不高。洋车前子壳粉也是常用替代。洋车前子壳粉在国外用作通便药已有近百年历史,低分子木聚糖含量很高。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所谓双歧因子的低聚木糖,天然含量并不高,是大分子木聚糖人为破坏性分离提取的结果,多加无益。
综上所述,保证膳食纤维补充剂足量摄取的最佳方案是平衡膳食,还没有一种膳食纤维补充剂补充剂能达到平衡膳食的水平。选择膳食纤维补充剂补充剂的原则是,短期服用酌情选择,长期使用则切忌单一,接近平衡膳食的配方较好。
 膳食纤维补充剂那么多,怎么选择?
图3 植物细胞壁的纤维

膳食纤维补充剂主要来自植物细胞壁。新生植物细胞的细胞壁首先由葡萄糖多聚化合成不溶于水的纤维素(蓝色和绿色),在外层同步合成以木聚糖为主的各种半纤维素(黄色)并将纤维素包裹(嫩叶期,易消化降解),半纤维素有些溶于水,有些则否;随道细胞生长,半纤维素进一步被木质素包裹而坚固(木质化期,难消化降解)。环境或肠道细菌降解植物纤维的过程是自外向内逐层分解。植物细胞内的膳食纤维补充剂含量一般不高均为水溶性,。植物细胞与细胞之间靠果胶粘合与联系,果胶亦水溶性属膳食纤维补充剂。


   关键词:孕妇膳食补充剂 膳食纤维补充剂进口膳食补充剂营养膳食补充剂儿童膳食补充剂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