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资讯

2019,你该选择哪些膳食补充剂?

分享:
更多
浏览:138
时间:2019/3/9 5:38:52
   新的一年是设定新目标的时候,对许多人来说,他们会在新年开始要求自己减肥和提高身体素质。尽管这些目标需要营养饮食和定期体育锻炼,但很多人可能会转而选择膳食补充剂,来提高其日常饮食中的营养水平。国立卫生研究院膳食补充剂办公室(ODS)提供了两个资源,帮助这些人们了解,对促进健身和减肥的膳食补充剂,其中的许多成分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进行。        
   当今世界是一个科学技术、社会经济和文化艺术都获得了巨大进步的新时代,人们对健康和幸福有了更强烈、更执着的追求。一般说来,人的饮食包括了常规的食物(含饮料)、食品添加剂和膳食补充剂。对于“常规饮食”,也就是人们习以为常的一日三餐,例如在中国南方人的米饭、北方人的面食,欧洲人的牛羊肉和奶制品等等。“食品添加剂”是指某种可添加到另一种食品中的食物成分。“膳食补充剂”是指一种含有以下一种或多种膳食成分的饮食产品:维生素、矿物质、草药或其它植物成分、氨基酸。“膳食补充剂”在中国有一个更动听的名字:“保健品”。对于“膳食补充剂”的监管属于政府食品药品管理部门的职责,然而由于其监管范围的宽泛、结构的异质、内容的复杂、技术要求高、时间跨度大等等原因,其管理效度大大低于药品管理。这样的现状,几乎可以说是一全球性的问题,并非中国独有。但是,“膳食补充剂”的安全性又是涉及到人的健康的重要问题,因此需要人们更多的知情、认知、分析、自觉与自醒,从而理性地对待“膳食补充剂”。

1 “膳食补充剂”的定义

在中国,不仅有“保健品”源远流长,还有一些古代帝王痴迷的长生不老“仙丹”。在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中国传统医学)的影响下,中国人历来十分青睐“保健品”,比如“人参大补元气”而倍受众人喜爱。当下中国的“保健品”不仅采用了中国传统医学中的某些植物药成分,还有的采用了某些化学药物的成分。在美国,药品食品管理局(FDA)传统上认为膳食补充剂仅由必需营养素组成,如维生素,矿物质和蛋白质。1990年的“营养标签和教育法”将“草药或类似的营养物质”添加到“膳食补充剂”之中。通过1994年的“膳食补充剂健康教育法案”,国会将“膳食补充剂”一词的内涵扩大到必需营养物质,包括人参,大蒜,鱼油,车前草,酶,腺体及其混合物等物质。其正式定义:膳食补充剂是一种旨在含有以下一种或多种膳食成分的饮食产品:维生素、矿物质、草药或其它植物药、氨基酸,使用的膳食物质通过增加每日摄入量,或浓缩物,代谢物,成分,提取物或这些成分的组合来补充饮食。用于摄入丸剂,胶囊,片剂或液体形式。不代表用作常规食品或唯一的膳食或饮食项目。被标记为“膳食补充剂”。

2 膳食补充剂的使用

对于膳食补充剂的使用,在中国目前缺乏这方面的统计资料。不过,从广告行业的表现来看,中国的“保健品”市场还是一个热闹的市场。一些已经被确认为虚假宣传的“保健品”广告,仍然不时在多种广告平台露脸。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老年人口的不断增加,“保健品”市场也在相应增大。现在一些市场“专家”甚至将“传销手段”用到了“保健品”销售市场,一大批退休老人成为了多种“保健品”的长期消费者。我们再来看看美国的情况,美国科学记者贝卢兹(Julia Belluz)在2016年撰文指出,美国每年“膳食补充剂”的消费超过了300亿美元,市场上可以见到的产品超过850种。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贝利(Regan L. Bailey)等人的研究报告指出,在美国膳食补充剂的使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而且具有受教育程度越高越偏爱服用膳食补充剂的特征。全国健康和营养评估调查(NHANES)是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用以监测膳食补充剂的使用。NHANES 调查显示,1971–1974,膳食补充剂的使用率分别为成年男性中的28%和女性中的38%;1976–1980,男性为32%和女性43%;1988–1994,男性为35%和43%女性;2003-2006(样本量为18758),男性为44%和女性为53%。换句话说,也就是有一半的美国人在使用或曾经使用过膳食补充剂。在这些人群中,有33%的人在服用多种维生素(其中服用维生素B6的为29%,维生素B12的为29%,维生素C的为31%,维生素A的为28%,维生素E的为29%,维生素K的为17%),有14%的人在服用多种植物成分。在美国人口中,选择使用矿物的范围从18-27%(其中服用铁的为18%,锌为26%,镁为27%,硒为19%,铬为19%),镁是最常用的矿物膳食补充剂。报告者总结说道,这些数据表明美国人口中膳食补充剂的使用率很高。

3 膳食补充剂的成分

膳食补充剂的成分多种多样,有的产品可能是某单一的成分,有的也是多种成分的混合物。既有维生素类的成分,也有矿物元素,还有植物成分、蛋白质、氨基酸等等。尽管这些成分的明确和标识是相对容易的,但是这些成分在人体的吸收、代谢、作用、副作用等却难以确认,尤其是长期服用所致人体的影响更是难以捉摸。如果要确认这些成分的相关性质,唯一的途径就是通过新药研究的程序来实现,然而其高昂的代价阻碍了这种可能。所以,誉冠全球的美国FDA在1994年的“膳食补充剂健康教育法案(DSHEA)”中也只能委婉的说到:“国会制定DSHEA的意图是为了满足消费者和制造商的关注,以确保那些想要使用它们的用户可以获得安全和贴标签的产品。”更让人惊讶的是,膳食补充剂生产者为了追求更佳的效果,不惜违规在产品中加入一些相应的药物成分,这些药物成分是各国药品食品管理部门都禁止加入膳食补充剂中的,故这些成分都被不注明的隐藏在膳食补充剂中。这些药物成分的加入,本身会产生与其它膳食补充剂成分的相互影响问题,还会带来药物适应症、药物副作用、药物的非医师处方使用等等一系列问题。

4 常见的隐匿药物成分

贝卢兹所撰文章所附资料显示了2016年美国的850种膳食补充剂中隐匿的药物成分的情况。

4.1 食欲抑制剂:西布曲明(sibutramine)及其类似物(deisobutyl-benzylsibutramine,desmethyl sibutramine, didesmthyl sibutramine, n-desmthylsibutramine,n-di-desmethylsibutramine),西替利司他(cetilistat),芬氟拉明(fenfluramine),氯卡色林(lorcaserin),利莫那班(rimonabant)。西布曲明可以增加血压和脉搏率,引起冠状动脉疾病,心脏衰竭,心律失常,中风,甚至死亡,在2010年已被政府禁用。但是在240个主要用于减肥的膳食补充剂中,仍然有西布曲明或其衍生物。

4.2 通便剂:酚酞(phenolphthalein)。酚酞不再获准作为泻药销售。FDA指出它的健康风险包括心跳不规则,并且长期使用可能与癌症发生有关。66种膳食补充剂中含有酚酞,其中大部分市场上的销售者宣称具有减肥效果。

4.3 肌肉松弛剂:氯唑沙宗(chlorzoxazone),美索巴莫(methocarbamol)。2014年,膳食补充剂制造者(NanoWell-being Health Inc.)召回了Super Arthgold。后来FDA的实验室分析发现该产品含有氯唑沙宗,双氯芬酸,消炎痛,“使其成为一个未经批准的新药。”FDA警告说,超级Super Arthgold可能对某些人有潜在疾病的人是致命的。另外还有一个问题:这些肌肉松弛剂的滥用,可能导致人们在驾驶时感觉疲倦而睡着,发生驾驶风险。

4.4 增强性能力:西地那非(sildenafil),他达拉非(tadalafil),伐地那非(vardenafil),及其类似物(acetildenafil,aidenafil, aminotadalafil, benzamidenafil, dapoxetine,desmethyl carbondenafil, dimethyl sildenafil, dimethylacetildenafil,dimethylsildenafilthione, hydroxyhomosildenafil, hydroxylthiohomosildenafil ,hydroxythiohomosildenafil, noracetildenafil, piperadino vardenafil,propoxyphenyl sildenafil, sulfoaildenafil/thioaildenafil, sulfoaildenafilmethanesulfonate, sulfohomosildenafil, sulfohydroxyhomosildenafil,sulfosildenafil, thiomethisosildenafil)。在159个膳食补充剂中发现西地那非,它是处方药伟哥(Viagra)的活性成分。FDA指出“这种未申报的成分可能与硝酸甘油等处方药中的硝酸盐相互作用,并可能降低血压到危险水平。患有糖尿病、高血压、高胆固醇或心脏病的人经常服用硝酸盐。”在8个膳食补充剂中发现达泊西汀(dapoxetine)它是一种抗抑郁药,但它从来没有被FDA批准使用。

4.5 抗焦虑药:皮克米隆(picamilon)。皮克米隆在俄罗斯作为一种治疗神经系统疾病的药物,其合成药物从未被批准在美国销售。但是在一些补脑的膳食补充剂中发现了该成分。

4.6 抗抑郁药:氟西汀(fluoxetine),多虑平(doxepin)。有7种减肥用的膳食补充剂中有氟西汀,它是抗抑郁药物百忧解(Prozac)的活性成分。氟西汀是一种选择性血清素再摄取抑制剂(SSRI),用于治疗抑郁症,强迫症,惊恐症一类疾病的药物。FDA的警告,“SSRIs类药物有严重的副作用,包括自杀想法,异常出血,癫痫发作有关。”

4.7 利尿剂:布美他尼(bumetanide),呋塞米(furosemide)。一些减肥补用的膳食补充剂含有处方强度的利尿剂。在2013年,FDA警告说,一种名为Hydravax膳食补充剂就含有利尿剂。利尿剂可以从失去过多水分引起电解质紊乱。大剂量使用,还可以导致脱水,恶心,呕吐,乏力和低血压。

4.8 兴奋剂:BMPEA, DMAA, DMBA, DEPEA, ephedrine, ephedrine alkaloids,fenproporex。BMPEA,DMAA和DMBA隐藏在许多流行的强健肌肉和脂肪燃烧的膳食补充剂之中。 DMAA是在美国,英国和其它一些国家禁用的。因为它已被关联到到中风,心脏衰竭和猝死。DMBA是一种人工合成的DMAA,它对人类健康的影响是未知的。同样,BMPEA从未被批准作为药物使用。

4.9 合成代谢类固醇:合成代谢类固醇在81种膳食补充剂中被发现。他们中的大多数销售给了男人,承诺帮助建立强健的肌肉。这些药物可导致肝损伤,增加心脏发作和中风的风险,并导致睾丸萎缩,以及导致男性不育和其它一些副作用。

4.10 消炎药:双氯芬酸(diclofenac),布洛芬(ibuprofen),吲哚美辛(indomethacin),萘普生(naproxen),保泰松(phenylbutazone)。在一些膳食补充剂中发现有布洛芬、萘普生。虽然很多人使用消炎药布洛芬来治疗头痛,但它不是没有副作用。布洛芬有导致人体胃肠道和肾脏损伤出血的危险。使用高剂量的药物似乎也会升高血压,增加心脏发作和中风的风险。FDA最近警告说,人们应该短时间和少量使用布洛芬。

4.11 其它。在一些膳食补充剂中有下列药物成分。抗组织胺药:扑尔敏(chlorpheniramine),赛庚啶(cyproheptadine);抗惊厥药:苯妥英(phenytoin);抗精神病药:氯丙嗪(chlorpromazine);β受体阻滞剂:普萘洛尔(propranolol),非阿片类止痛剂:奈福泮(nefopam)。

5 膳食补充剂的应用结果

正如美国1994年“膳食补充剂健康教育法案(DSHEA)”所说:“DSHEA承认,数百万消费者认为膳食补充剂可能有助于增加日常饮食并提供健康益处……在与DSHEA相关的调查结果中,国会指出,健康饮食习惯与健康状况之间可能存在积极的关系。而且,尽管需要进一步的科学研究,但膳食补充剂使用与减少医疗费用和疾病预防之间可能存在联系。”然而,对于应用膳食补充剂的正向结果却缺乏严格遵循科学研究准则的、一定数量的研究报告的支撑。相反,美国记者贝卢兹在2016年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服用膳食补充剂每年在全国造成急诊的案例大于23000例,导致住院治疗的有2000例。比基拉卡维克博士(GoranBjelakovic)等人在2013年9月的《美国医学会杂志》上发表文章,详细评价了服用抗氧化剂对死亡率的影响。他们统计分析了78个随机对照试验,时间从1977到2012年,参加实验的对象达到了296707人(其中男性占54%,女性占46%),平均年龄63岁(18-103岁),地域包括欧洲、北美、亚洲和澳洲,评价内容为服用β胡萝卜素、维生素A、维生素E、硒对全因死亡率的影响。他们的研究结论是:“抗氧化剂补充剂与全因死亡率降低无关。β胡萝卜素,维生素E和更高剂量的维生素A可能与更高的全因死亡率相关联。因此,我们的审查不支持使用抗氧化剂补充剂作为主要或次要的预防措施。”戈德斯坦博士(Francine Grodstein)等人在2013年11月的Ann Intern Med上发表文章指出:“在对5947名65岁以上的男性进行的大规模、随机、安慰剂对照试验中,我们发现,经过十多年的治疗和随访,每日服用多种维生素对认知能力衰退的影响没有益处。这些数据不能支持多种维生素补充剂在预防认知衰退中的潜在应用。”

6 理性对待膳食补充剂

市场上销售的一些膳食补充剂可能含有不安全的成分,甚至可能含有未列在标签上的药物成分。因此,在选择和使用膳食补充剂之前应该进行谨慎的风险评估,以尽量减少使用有害产品的风险。(1)判定选择的膳食补充剂类别是否属于高风险的一类?一般高风险的类别包括:健美、减肥、性能力增强、祛除或缓解疼痛、认知增强。(2)标签是否缺少第三方认证/验证?(3)第三方程序评估和确认膳食补充剂的纯度和/或质量。例如:禁用物质管理组(BSCG)、美国药典(USP)。(4) 标签或广告的可疑内容:声称预防或治愈各种不相关的疾病(例如脑震荡,癌症,艾滋病等),用个人推荐书或使用“最新科学突破”,“秘密技术”,“退款保证”等短语进行市场推广,承诺“速效”(例如,2天内减少体重5磅等)。(5)假冒产品经FDA、国防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或美国反兴奋剂机构(USADA)等政府机构或专业组织批准。(6)提供“免费试用”。(7)标签或说明书上有外文文字拼写或语法错误。(8)缺乏FDA必要的声明:“这些声明未经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评估。本产品不用于诊断,治疗或预防任何疾病。”(9)替代FDA批准药物(或声称具有类似效果)的替代品,例如“所有天然替代XXX”。(10)宣称“自然疗法”。(11) 产品是否被列入在OPSS(美国一家专业网站)高风险膳食补充剂清单或FDA的污点膳食补充剂名单中?

总之,膳食补充剂不能取代健康饮食,定期运动或医疗药物。我们建议:在考虑高风险膳食补充剂之前,请咨询医生。

7 结语

本文介绍的膳食补充剂的有关情况,资料主要来源是美国。对于膳食补充剂的监管确实是一个难题,尽管美国FDA在这方面还做了一些工作,然而其现实状况仍然无法令人乐观。对于膳食补充剂的选择偏好、使用决策可能更多的涉及到个人的价值判断、理性思考和决策实施的问题。当然,这其中也关系到全社会的科学普及、卫生宣教的广度、深度和实际效能。所以,对于政府、机构、企业和社会公众而言,增加对膳食补充剂的认知是有益的。


膳食补充剂还是选择进口的好,美国进口膳食补充剂,真正为你所需而生!伟德仕官网 http://www.qivaro.com.cn/ 

联系我们